沉才浩色

女皇回想录

     朕的一生打造了这个盛世长安,在朕的治理下,大唐歌舞升平,朕可以说是成功的帝皇,只是会偶尔想起那个忠诚的狄卿,是朕对不住他。

    朕还记得那个剑客,在朱雀门前刻字的剑客,他才华横溢,名满天下,朕很中意他,如果我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,朕应该在他第一次进长安的时候就把他驱逐出长安,不准踏入长安半步。

    作为一名优秀的帝皇,手下应该有很多优秀官员,朕也不例外,朕拥有很多优秀的人才,但是朕最欣赏的就是狄卿,他铁面无私,聪明伶俐,眼里容不得半点污垢,而且也对朕很忠诚,他就像明月一般,照亮着整个长安城,保护着大家,如果不是李白的出现,他会是长安城永远的明月。

   初见李白,他便敢在朱雀门前刻字,朕很欣赏他的字体,“欲上青天揽明月”,哼,很大的理想嘛,朕还记得下令狄卿放了李白的时候,狄卿那个隐忍的表情,狄卿怎么能忍受这样的人啊,放荡不羁,浑身酒气,朕欲封李白为官,但是他拒绝了朕,没等朕大发雷霆,狄卿就忍不住了,“放肆,竟然敢拒绝陛下”,看到狄卿平时板着的脸现在那么生动,朕在想,要不放过李白吧,难得狄卿有点人气了。

    后来,朕陆陆续续通过狄卿的密探,那个魔种给朕的汇报“李白大人今天把狄大人养的花给拔了”“李白大人昨天在狄大人喝酒,今天早上被狄大人追杀了几条街”“李白大人,好像很喜欢逗狄大人”诸如此类的话,朕听了忍俊不禁,内敛的狄卿,有个这样的朋友也不错,毕竟他在长安城除了李元芳就没有朋友了。

    李白并没有如朕所想那样,在长安城留下,他终归是走了,那天朕和狄卿探讨完公事之后,提起了李白,狄卿的低下了头,声音不起波澜,好像李白的离开和他没有什么关系,但是狄卿,你可能不知道,你难过的时候,对朕说话,从来不抬头看朕,李白的离开,还是给你造成了伤害。

    为了大唐,朕四处开战,其中包括了楼兰,战争之后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楼兰灭国,也是应该的,但是我没有想到,李白竟然会因为楼兰而入宫刺杀朕,区区刺杀而已,朕还没有害怕,但是令朕心慌的是,狄卿。

     那天,他应该是巡街的,他那么自律的人,听闻李白进宫刺杀,擅离职守,跑进皇宫,他脸上的惊慌,是朕从未看过的,而这个惊慌并不是对朕,而是对李白。

     作为他效忠誓死守护的人,他惊慌失措难道不是因为朕吗,当时,朕就明白了,狄卿对于李白的感情,已经很深,甚至超过朕了。李白不能留,朕当时决定了。

    朕对狄卿说要和李白密谈,狄卿不安的出去了,临走前,还用念念不舍的眼神看李白,朕假装没有看到,心里却在计划改怎么除掉李白了。

    风流不羁的文人剑客怎么可能说得过朕,看着李白的离去,朕开始计划了。

    李元芳还是和以前一样,和朕汇报狄卿和李白的动向“狄大人昨天和李白大人在屋子里面喝酒”“狄大人前天没有加班,他和李白大人约好了去教司坊看戏”“狄大人给李白大人买了一整套上好的文具,我前两天说要吃冰糖葫芦他都不肯给我买”

     不同于上次的愉悦,这次听得朕心惊肉跳,狄卿竟然为了李白变化这么大,李白留不得了,有人向朕推荐了一名方士,他是明世隐,明世隐说强制分开会让狄卿心伤,应该攻心为上,朕采取了他的意见。

    不同于狄卿的交际圈,李白的交际圈很大,他和苏烈感情很不错,朕以卖国罪将苏烈流放到长城,果然不出明世隐所料,李白为了查明真相,离开了长安,李白离开后,朕的狄卿好像恢复正常了,只是偶尔听李元芳说狄卿会经常看着一个地方发呆,狄卿上朝时听到长城,西域等字眼会失神,朕做错了吗,不,朕没错,长安城的治安官就该以朕,以长安为主。

     李白有个好友,叫韩信,为了让狄卿彻底死心,明世隐到处散播谣言,说他们相爱,而李白为了救韩信,确实几经生死。还拦截了所有李白的信件,哼,李白你死心吧,我不会让你带走底狄卿的。

    朝廷上为了长城守卫军吵得不可开交,原因是花木兰很喜欢收留魔种,朕很信任花木兰,但是有人并不信,为了平息这场争吵,朕决定派人去调查,没想到狄卿居然提出要去,朕当然不同意,李白就在西域,万一狄卿去了不会来怎么办,然而明世隐建议,让狄卿去,里有是长城有我们的人,而且李白风流,以前就惹上很多桃花债,现在稍加利用,不怕狄卿不死心,朕听了就让狄卿和李元芳去了。

       果然,看着密报传来的消息,狄卿和李白的误会很大啊,李白纵使你得到了狄卿的真心,但是最了解狄卿的人还是朕,和朕抢人,你休想。

     最后,狄卿还是回来了,但是整个人变得消沉了,身体在慢慢变弱,鬼医扁鹊也无计可施,只留下了一句解铃还须系铃人,朕知道这个铃是什么,但是朕能怎么办呢,朕需要一名值得信赖的手下,长安需要正直的治安官,朕别无选择。

    压垮狄卿的最后一根稻草是,花木兰的来信,花木兰在信中称,李白在一次混战中下落不明,朕看着狄卿颤抖的双手,心里突了一下。当晚,狄府就传来了狄卿病重的消息,第二天,朕想去看望狄卿,却接到噩耗,狄卿还是去世了,朕的明月没了。